他山之石(14)〡深圳國企的“差異化生存”

2019年06月24日 10:16:30

2019062405_brief.jpg

  2019年6月24日 青島日報5版

  (點擊圖片查看全部內容)

深圳國企的“差異化生存”?

  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開放產業政策,國企專注于城市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領域,在保障城市經濟發展的同時實現自身的發展壯大。

  平安、華為、騰訊、正威、萬科、比亞迪、大疆……一提起深圳的民營企業,不勝枚舉。但一提到深圳的國有企業,如不專門做做功課,恐怕很難列舉一二。在民營企業的強大光環之下,深圳國有企業顯得“黯淡無光”。但事實卻是,深圳的國有企業不僅規模龐大,不亞于一些“國企大市”,而且盈利狀況極好,日子過得十分“滋潤”,為城市經濟社會發展立下汗馬功勞。

  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深圳國企總資產達3.3萬億元,凈資產達1.2萬億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189億元,利潤總額達到驚人的1109億元。在全國37個省級監管系統中,深圳市屬企業總資產排第5位,利潤總額、凈利潤、成本費用利潤率均排第2位。

  今年以來,深圳國企的表現堪稱“驚艷”:前5個月,深圳市國資委財務統計快報企業累計實現營業收入2165.2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65.8%;利潤總額337.9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43.5%;凈利潤247.6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45.8%;已交稅金總額432.3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67.7%。

  國企、民企各行其道、并行不悖、共生共榮,關鍵就在于深圳長期以來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開放產業政策,不遺余力營造良好市場經濟氛圍與公平的競爭機制,不偏袒國企、民企、外企中的任何一方,提高各方企業積極性、競爭意識,把主導權更多地交給市場,使各個企業能夠保持快速發展的活力。

  沿著這樣的路徑,深圳國企從競爭性領域逐步退出,放手交給市場,而專注于城市基礎設施、公共服務領域,扮演城市經濟保障角色。不僅如此,深圳國企奮力探索綜合改革,在管理、用人和薪酬等體制機制上全面發力、多點突破、縱深推進,穩步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實現了基業長青。

  總資產全國第5,利潤總額凈利潤均全國第2

  深圳市國資委近期召開的有關會議透露,2018年深圳國企總資產達3.3萬億元,凈資產達1.2萬億元,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189億元、利潤總額1109億元。其中,市屬企業規模效益突破“三大關口”,總資產突破3萬億大關,達3.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9.2%;凈資產突破萬億大關,達1.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3.7%;利潤總額突破千億大關,達1074億元,同比增長16.4%。在全國37個省級監管系統中,深圳市屬企業總資產排第5位,利潤總額、凈利潤、成本費用利潤率均排第2位。

  深圳市屬國企服務城市大局功能彰顯。積極發揮特區基礎設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力軍作用,全年完成投資1385億元,其中承擔全市重大項目60個,占全市投資額的1/4。地鐵在建里程達275公里,地鐵、公交實現移動支付全覆蓋;機場新增洲際通航城市9個,新增數量全國第一;水務實現鹽田全區自來水直飲,人才安居籌集人才房5.4萬套。

  深圳市屬國資控股上市公司增至26家,資產證券化率上升至54.7%。完成深圳市糧食集團與深深寶資產重組,首開我國糧食儲備企業整體上市先河。投控聚焦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收購香港合和基建,開創深圳市屬企業收購境外上市公司先河。在全國率先開展支持民營上市公司穩健發展專項行動。

  深圳國資品牌價值日益凸顯。鹽田港獲評“亞洲最佳集裝箱碼頭”,地鐵7號線、福田交通樞紐榮獲“詹天佑獎”,燃氣、巴士獲評“全國質量標桿”。創新投躋身“中國創投機構50強”第一名,深農獲評“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能源、巴士、天健、特發獲評“改革開放40周年廣東省優秀企業”。深國際、賽格、振業等15家企業入圍“廣東企業500強”。

  也走過彎路,有過慘痛教訓

  “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求所有、但求所在”的產業政策以及由此形成的良好產業結構,為深圳的發展奇跡奠定了基礎。

  不過,深圳的思路并非一開始就如此明確,也曾走過不少彎路,有過慘痛的教訓。

  以金融領域為例,深圳市政府曾經營過深圳市商業銀行與深圳發展銀行。但因經營不善,資不抵債,最終無奈退出。其中,深圳市商業銀行被公開招標出售,彼時有加拿大豐業銀行、平安等幾個主體應標,最終由平安參與改制入股,脫胎換骨。

  而深發展則更加命途多舛。作為深圳第一家上市企業,深發展可謂“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1987年,深發展與招商銀行在同一年成立,但由于體制原因,深發展不僅未能像招行一樣崛起強壯,反而因經營不善導致資不抵債,最終不得已求助于外資,由美國新橋資本管理經營,但經營業績并無起色。2009年開始,中國平安從美國新橋手中陸續收購深發展股份,至此,深發展迎來新生。2009年,平安收購深發展時,該銀行的資產規模只有7000億,到2016年銀行資產總額翻一番達到3萬億,營業收入增長3倍至1077億元。

  金融業之外,其他領域的情況更加明顯。深圳早年的幾大巨無霸國企,如深石化、深特發、深深房等,均已不見蹤影。而相反,華為、騰訊、萬科等企業,雖然基本沒有國資成分,但其對深圳創新科技及地產等行業的產業集群效應非常明顯。

  這讓深圳清醒地看到了市場競爭機制與國資經營體制之間的天壤之別,開始反思:政府若作為“運動員”直接參與市場競爭,導致的問題是管理行政化,兼任裁判員與運動員角色,企業職能泛化現象嚴重,運行效率低下。一系列的教訓之后,深圳及時校正姿態,扮演“服務型”政府角色,放開手腳,把主導權交給市場和企業。

  國企改革發展的“深圳模式”

  深圳是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在改革各項事業中一直擔當“排頭兵”,這其中當然包括國企改革;國企改革與發展,也一直是深圳的“拿手活”。應該說,深圳對中央關于國企改革發展的目標、任務、政策等理解得透徹,對市屬國企的定位、功能、領域、使命等認識清晰,把握準確,并結合實際,大膽創新,逐漸走出了一條適合深圳國企改革與發展的新路。

  “創新模式取得突破”,就體現出深圳敢為人先的精神:深圳市國資委大力實施“圈層梯度推進戰略”,以“一區多園”為重要抓手,創新構建“科技園區+科技金融+上市平臺+產業集群”商業模式。

  從國資布局結構來看,深圳國企以基礎設施公用事業為主體、金融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兩翼的“一體兩翼”領域凈資產占比78.2%,功能性、公益性特點突出。在基礎設施公用事業領域,承擔了全市100%的管道天然氣供應、99%的供水業務以及70%以上公共交通服務,是服務城市運營和社會民生的主力軍;在功能性作用發揮方面,通過打造科技園區、科技金融產業和組建人才安居集團等,從空間、人才和資金等各方面為城市創新發展提供良好生態環境。

  近年來,深圳市屬國資國企進一步明確了提升三項服務能力的功能定位,即服務深圳城市核心競爭力、服務城市運營和保障社會民生、服務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能力,充分發揮“基礎性、公共性、先導性”作用,不斷推動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積極鼓勵和支持國有企業引入民資、外資等各種所有制資本,著力打造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融合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廣闊天地。

  在“資源整合”上,開展了深圳市國資委成立以來力度最大、范圍最廣的一次資源整合,大力提升資本集中度和資源配置效率。在“監督體制”上,則在全國率先推行直管企業紀委書記兼監事會主席新模式,著力破解國企同級監督難題,全面設立市國資委機關、市屬直管企業紀檢監察機構,開展國企系統政治巡察,執紀審查實現辦案數量、質量“雙突破”。

  目前,深圳投控、糧食、深國際、特發、遠致5家企業入選國家國企改革“雙百行動”,422家市屬二級企業功能界定與分類精準完成,16家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完成立項,中小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全面鋪開。深圳市屬國企混合所有制比例超75%,居全國前列。

  (本報記者沈俊霖整理自《深圳商報》《經濟觀察報》《深圳特區報》等)

責任編輯:耿婷婷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登錄發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体彩p5开奖走势图